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旅游

求名修魔传 一六章 忧伤的琴

时间:2020-02-15 20:43:01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求名修魔传 一六章 忧伤的琴

队伍本来行驶得好好的,但突然间闯出来一队骑马的护卫,而为首的中年人赫然便是在天宇楼阁主持拍卖的人。

只见他右臂一挥,冲着七宗七府的弟子高声冷道:“兽皇身体抱恙,今日之献宝仪式取消,改在七日之后,至于七宗七府的贵客以及联盟的朋友们,请到皇室指定的客栈下榻。”

话一落那人带着护卫逃一般的离开了现场。

献宝仪式取消?改在七日之后?众人显然还没消化好这突来的消息。

其实早有人放出消息,兽族的天祭在预测之时发现一股不利于兽皇的因素在缓缓的靠近,兽族高层担心兽皇在此次仪式上出现什么意外,因此由天祭宣布取消了此次的献宝仪式。至于七日之期也不过缓兵之计,它的目的是诳住众人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骚乱。

秦沐风可不管这些,他心上一喜,首当其冲的便出了方阵

,冲邱名的方向掠去。

“秦师弟,你要去哪里?”那名神琴修者在身后问道。

“有些急事儿,去去就来。”秦沐风口上含糊其辞,而他人也仿佛利箭般飙射。

“我们跟着他。”那名女修沉声说道,女人说这话的时候,人已经追上了秦沐风。神琴修者眼见如此,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旋即也跟了上去。

那第二方阵中的杜闰中看到这一幕,心思不由活跃了一下:原来他也要寻那小子的晦气?不若我也追过去看一看,其实他追过去还有另外一个目的:确信一下墨弓的威力以及流言是否可信。

“这么快就都追过来了?”邱名微微一笑:“不过,来得正好,正好验用一下我的墨弓。”

邱名待那些人离得将近五十步之遥的时候,突然勾弓在手,将龙灵箭搭在了弓弦上,口上喊一声急,那箭影迅速的就奔着亲沐风而去。在发现这些人跟踪他之后,他就故意将对方引到了这个死巷。

如今二者的相逢。乃是生死相搏,只不过二者的目的有些不同罢了,一是为了封口,一是为了泄愤。

“玄天墨弓!?”众人眼见邱名从空间顽石中勾出来的那把墨弓。旋即明白了事情的棘手,须知他们要面对的可是一千年妖孽般的存在,对方所拥有的实力是可以轻易的斩杀他们的。

由于不能开启双眸,邱名不能查探出对方的焱灵所在,只是胡乱的射了一箭,但依旧例不虚发。

那箭在洞穿了秦沐风的腰部之后,便迅速的飞回到邱名的弓弦上,邱名心上一喜,不由雄心万丈:不愧是龙灵箭,如此即便来上十万敌人。他也毫不畏惧。

“好快的箭矢,根本非我等能抵挡,费师弟用你的琴声来扰乱他的心智。”女人迅速的作出了判断。

秦沐风用手捂着腰间的血洞,嫣红的鲜血瞬间淌满了他的右手,并浸湿了他整个下身。撕裂般的剧痛令他额头不由挤出四五滴的冷汗。

他心里又气又愤:对方何时变得这么强大?而且那箭矢要不是偏了数分的话,以此箭矢的威力,他命府中的焱灵可就危险了。

杜闰中一见形势不妙,旋即返身后撤,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“既然来都来了,哪有就走的道理,虽然我与你的瓜葛不大。但也得让你长长记性,好记住这个教训。”邱名瞬即将箭掉向了杜闰中。

这疯狗,杜闰中暗骂了一句,但这话他可没敢骂出声,也就在这一刻,他的胸口吃痛。赫然是那支龙灵箭穿胸而过,但在箭尾穿出时,那箭突然就在眼皮底下消失了。…

“灵器!”

杜闰中忍不住惊呼了一声,遂及一遛狼狈的向巷口逃窜,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那处。

“竟然拥有灵器?”女子说这话的时候。用责备的眸光狠狠的刮了秦沐风一眼,这一举动使得秦沐风对邱名更加的敌意,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将对方剁成肉泥,包成人肉馅的包子以供万人分食。

对方不选择放过邱名,邱名自然也没打断放过他们,旋即将龙灵箭对象了秦沐风三人。

“伤!”

只一字,简单而又直接。

神琴被迅速的解下,竖置于大地上,但见费仲十指扣动琴弦猛得向回一拽,布满杀意的琴声。

琴声很凄凉,很忧伤的一个曲子:泪水,竟似飘满了漫天,冷,冷肃的杀意,就仿佛秋天的肃杀。令邱名忍不住浑身颤栗了起来,而更多的是无法言语的被扭曲的心,而他的双眸不由自主的浸满了伤心的泪水。

触景生情,似是为对方的曲子所感染了。

而这泪水却是冷的,冰冷的,一如秋天的泪;甚至周遭的一切,巷子,街道房屋,帝都城,护城河,大地山川都在低声的哭泣。

霎时,他们的哭泣声相互的交映在一起,而他们的泪水在慢慢的滑落。

就连费仲的琴弦上都沾满了伤的泪,那泪不断的在琴弦上跳跃,甚至舞动。

空间似在此刻尽情的扭曲着,就仿佛在扭曲着整个人的心。

琴弦上的泪水已经汇聚于一点。

“破!”

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,如同遭受到了一巨大木杵的重击,瞬间令焱灵遭受到了重创。邱名清晰的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焱灵更好似被人狠狠的砍了数万刀,而且这刀与木杵的攻击并非指向*,却又直投入*,这是一种极其难受却又复杂的感觉,疼痛的让人无处可挠。

神琴修者是六大常规修者之中为神秘的一类,而为关键的一点事,邱名没有此方面的临敌经验。

“魂灵攻击吗?”

邱名抬起头,暗自冷问了一句,而他的额头之处,尽皆都是鲜血,紧接着淌满半个脸面,外加上野兽般睿亮而嗜血的双眸,令他人看起来极其的可怖。

秦沐风虽然也是久经沙场的人,而且它杀的人跟野兽比之邱名可多出数个圈儿。但当他的视线触及到邱名凶狠的眸光时,心底也不由得咯噔了一下,并猛得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“野兽般的凶残目光?他压根就不是人?”秦沐风喘了一口粗气,人显得惊魂未定。有些慌乱,有些失控。

面对邱名还能站在那处的一幕,费仲面色冷峻,寻常人受他这一击早就灵碎魂灭,只留下一具死尸在原地了。

不过他显然忘记了一点,邱名显然不能以一介普通修者来看待,他可是拥有以九焱境独杀十大知命大修的实力。

“霸!”

又是一字的攻击。

十指扣动的琴弦,无匹的霸气向着远方四溢,一如溢出盆铂的水,一如那句话。我主在此,四海臣服。

“一曲忧伤吟天罢,气吞山河动九天。”

曲子不断铺陈着一种忧伤而不失霸气的忧伤故事:苍茫之上,手持一杆神枪,傲天下之众生。临万敌而不乱,

“噗!”

邱名再一口鲜血吐出,整个人也显得萎靡了下来,轰,整件青衣被撕开得四分五裂,飞向一旁,并重重的击打在墙壁上。戳出无数个小洞。…

“原来神琴修者并非是用焱攻击,我懂了。”邱名无力的伸出右手,将口角的鲜血拭擦掉。

“然也。”费仲平静的回道,但内心却布满了震惊,这厮的命可真硬,简直就像一块儿锤不烂的顽石。

“费师弟?我看他受了你的两击。定然受伤不浅,不如接下来的事情就交付给秦师弟吧。”女人提议道。

秦沐风心里个念头以及想说的句话就是开什么玩笑,这厮怎么看都不像伤重的样子,而你这女人说这话,分明心疼自己的情郎消耗颇重。却寻出这么一个破烂的理由来。

秦沐风暗暗的想到:在联盟里面,谁还不知道你二师姐依仗师傅的宠溺而勾引四师兄的事儿,如此何必拿到这里来酸溜我这不算外人的外人。

“秦师弟?”费仲眉毛一挑,通过方才的交手,他明显察觉到,对方的实力要远胜于他的秦师弟,当下沉声说道:“他根本不是这厮的对手。”

眼见自己的建议未被采纳,女人的玉足狠狠的跺在了地上,不过当她的美眸瞟到秦沐风的脸上时,不由鼻子都气歪了。这厮分明是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,虽然那表情只是一刹,但还是被细心的她捕捉到了。

费仲轻轻的推开玉人的玉手,一把将神琴横了起来。

“阁下莫非当真要赶尽杀绝?”邱名冷冷的质问了一句,由于脑海中的焱灵深受重创,他已无力再战,若非他兽族血脉在强自的支撑着,他人一早就轰然倒地了。

“形势所迫,不得不为。”费仲也冷冷的回道。

“好一个形势所迫不得不为?”

对方却没答话,而回答他的乃是琴声。

“惊!”

只一个字,一个音,简简单单:噪音。

它的声音之大,足够覆盖一个城;它的声音之嘈杂,足够扰乱一城修者的心智,扰乱一城修者的焱灵。

“撕!”

帝都城的上空,虚空中一层透明的物质似是被琴声撕裂,那脆裂的场面如同一副无形的巨镜被脆裂了一般,并发出振聋发聩的撕裂声。

但偏刻时间那副无形的巨镜却又奇异的复合成一个整体,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。

若非那琴声的缘故,或许众人都无法察觉到那镜的存在;但不知为何,看到它存在的人也只是皱了皱眉,就将天空适才发生的一幕给忘却了。

邱名已经昏厥过去了,他的焱灵完全就无法承受这种强度的灵魂袭击。

费仲的情景也不好受,此时的他正躺在女人酥软的胸口下,而旁边不远处的神琴,琴弦早已折断。对此他也已见怪不怪了,因为他每每施展这一招时,他的琴弦总会毫不例外的折断的。

坦白的说,这是他强也是傲的一式,若是这一招对邱名再无法构成威慑,那他就真的就无能为力了。

“杀了他。”看着昏厥在地的邱名,秦沐风双眸喷火,那是一种杀意已决的怒火。这厮不但知道自己太多的秘密,甚至更对自己不敬,仅此两点,眼前这人就不该活。而且他的天赋天资太妖孽了,这也是他不该活在世上的主要原因。

“趁人之危,卑鄙无耻。”女人小声的责骂了一句,她虽然心恨由于邱名的强大而致使费仲消耗过巨。但他内心更为厌恶秦沐风这厮,若非因为他,费仲也不会变成眼前这般模样。…

对于女人的直面嘲讽,秦沐风丝毫不予理会,就当没听到一样。

就在他面目狰狞的走到邱名身旁,欲要一刀割下邱名的头颅时,眼前突然一闪。只觉有一黑影从视线中消失了。

察觉到这一幕,秦沐风顿时意识到了不妙,但要回身撤防或是躲避时,已然来不及了。

他人直觉得胸口吃痛,却是一把脆裂的龙纹箭刺在了他的胸口。当然了,那箭虽然只是一支裂开的废箭,但它锋锐的裂口已然刺进了秦沐风的胸口,令他尝到了来自*切切实实的痛。

“你这厮好狡猾,居然假装晕厥过去。”秦沐风回身跃到三丈开外,与邱名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。

邱名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也是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。虽然费仲是因为消耗过巨而失去了战斗之力,但不还有一位始终没有出手的女子么?

而且在他看来,对方单是一个琴修的师地就这么了的,那谁知道这两手空空的二师姐是不是也有什么厉害的法宝跟手段?

邱名冷眼扫了一下秦沐风胸口的那支龙灵箭,他面上虽看不出什么表情,但内心却是有些慌乱了。此时的他心里可是清楚的紧。打一开始他就没脱离了某人施加给他的幻术,而他修炼出的龙灵箭其实也不过是一把失败品而已,而他居然还引以为傲的用这把失败品攻击对手,结果可想而知,对方腰间的伤口根本不复存在。

一念至此。他不由连连佩服那施术者的强大,竟然连天阳双眸都无法识破它?而他相信虽然方才的琴声短暂的打开了幻术一时,但此时的他依旧被控制在幻术中,甚至整个帝都城也仍旧在对方的掌控中。

“去死吧!”邱名确信了一下手中的龙纹箭后,旋即将箭影射向了不远处的秦沐风。

眼见箭影飘来,秦风的面色如土。而那箭影从眉心穿过,轰,秦沐风的尸体失去了控制一般摔在了小巷子中,这一次显然将对方的焱灵射杀了,焱灵死,则修者死,而且还属于那种永不超生的死法。

“嗡!”

耳中轰鸣声不断,邱名看到眼前的景物在不停的变幻,飞船落地,他跟魔青进了帝都城,这是三四天前的事儿。

这是两天前闭关炼箭的事儿。

这是今天献宝仪式的事儿。

但秦沐风等人却没跟来。

而且他体力充沛,焱灵完好,一点受伤甚至大战过的迹象也没有,但他分明是记得方才的那场大战。

是幻术吗?莫非是幻术逆转了乾坤?还是方才的大战本身就是一场虚幻。

邱名步伐不停的向来时的路行去,却看到秦沐风与他的师兄们一路言谈勾笑的进了一家客栈,而那名神琴修者的琴弦却是完好如初,他人的模样也似乎正常的紧,没有任何萎靡之状。

邱名满心狐疑的向魔青的宅子走去,他掏出自己的空间顽石看了一眼,赫然发现龙灵箭已消失不见,这令他心中的那份狐疑无形中又增添了三分,但也仅仅如此而已。

“他走了!”窗边的女人目视着对方的背影愈走愈远,终于消失在她视线中。

“秦师弟,你先下感觉如何?”费仲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“他还能如何?以后就只能跟着七师妹了。”女人回过头,没好气的冷了一句。

秦沐风低着头始终不发一言,可他下面紧握的双拳,分明诉说着,对于今天的事儿,他是很不甘心啊。…

“我秦沐风发誓,即便我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这厮的。”

“你已经化成了”话到此时,女人却忍住没有继续说下去,她倒不是不想在对方的伤口上撒盐,但出于同门之情只好改口道:“七师妹的修为马上就要精进了,等她精进之后,你再找那厮报仇也不迟。”

“对对对,等师妹修为精进了之后,我们陪你一块儿去报仇,师弟你就放心吧,下次遇到这小子便是他的死期。”费仲笑着安慰道,却被旁边的女人狠狠的踩了一脚,顿时脸色惨变,那表情要多丰富有多丰富。

“他让变鬼,我让他变尸,他让我变尸,我让他永不超生。”秦沐风一拳捶在了桌子上,顿时木屑纷飞,一个碗大的洞口出现在了桌面上。

对此女人口上虽未说话,但心里却暗暗的嘲讽了一下:就你,也只能杀杀那些弱智的妖兽,欺负一下无能的修者,至于碰上邱名那种妖孽,你也只能背地里说一些狠话发泄一下。

“他消耗过巨,不过此时的他还兀自不知,依旧认为自己精力充沛。因此在我们下次撞到他的时候,只需要让师妹将他周身解开,那他岂不是束手就擒了吗?”

费仲抿了一口茶水,淡笑道。

“对,让师妹解开他的周身,倒是我们岂不是为所欲为。”秦沐风的脸上附了一层得意的笑。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1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