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网络

窥寻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23:49:41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跟你说,我感到很孤独,尽管我跟一家人住在一起。  平时,我的存在感很低,低到海平面以下。趁着没事做,这几天我打算跟踪房子里住的这几个人,看看他们在外面怎么过的。别误会,这不是我的工作,我不是特务。  我首先跟着小时到了学校。上晚自习时,他很认真的从书包拿出一本书,我欣慰地笑起来,这孩子将来保准有出息。我托着下巴看了好久,感觉越来越不对劲,怎么一个人看书看着看着自己傻笑起来?哦……原来他在玩手机,跟一个网名叫小雨淅淅的聊得正火热。磨刀不误砍柴工,一边聊还一边刷NBA的直播。他的脸被屏幕的光线照得发亮,一下子欢笑一下子又紧张,我都同情起他脸上的肌肉来了,这工作量太多,反差太大,多累啊。我忽而又有些莫名的失落,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是这样呢?到了夜晚,他不但没有脱鞋,反而穿上了那双只有参加运动会时才穿的鞋。我就纳了闷,这孩子想干啥,训练跑步也不赶这个时候啊,三更半夜的。没错,他的确是来运动了,不过是翻墙运动,我害怕他摔下来,刚想冲出去拉他下来,他已经在墙的另一边了,身轻如燕。  接着,我当然跟了出去。等等,我为什么要跟出去?我担心他的安全啊!你想不到,我听到他欢呼的声音时,他稚嫩的脸庞又发亮了,这次是在电脑屏幕前。我看见了觉得心酸,以前的孩子哪有这样疯狂,老一辈的人不会。当我再次想上去拉走他时,心里又想,我又不是他父母,有什么资格管他?于是,我慢慢退缩了身影,去看看他的父母过什么样的生活,到时我得告诉他们,好好教育教育他。  他的父亲是单位里的一个小领导,工作十分稳定。我看到他爸,也就是阿秒,他在认真地看一份报纸,旁边摆着一杯茶。闻到那淡淡的茶香味,我的脑子里浮现了好多画面,身体飘飘忽忽地升上了天空。  不好意思,我打盹了,醒来居然是下午四点多了。我擦擦眼睛,看见他喝的还是那杯茶,看的还是那张报纸。一张报纸有那么好看吗?这时,电话响起来。他接了电话,叫上一个模样可人的秘书,开着车呼啸而去。在饭店,一群领导模样的围着大圆桌,大鱼大肉,觥筹交错,好不欢乐。看到他红通的脸膛,我想起了家里的大红脸盆。看来是指望不上他了。  我又去找了小时的母亲——芬芳。她是个标准的家庭主妇,相夫教子,十分贤惠。如果她知道儿子变成那样,一定会火冒三丈的。她梳妆打扮后,提上菜篮子就上街了。买菜时,刚好碰到一个亲戚,两人便海阔天空地聊起来,我插不上嘴,只有在一边等着。一晃眼就是两个小时,芬芳才恋恋不舍地跟亲戚告别了。回到家,她并没有急急忙忙做菜,因为小时住校,丈夫晚上才会回来吃,有应酬还不一定会回来。所以家里只有她和家公两个人。家公吃了饭就出去了。她立刻摆上麻将桌,叫来几个太太哗啦啦地搓麻将,根本没时间搭理我。那好吧,我只有找他的家公老钟了。  老钟是个退休教师,小时候立志要当一名作家,可是当了作家就没办法养家了,很可能还会饿死。老钟服软了,作家的理想就像一帆小舟,搁浅在沙滩上。他一直想写一部好的小说,可是当老师时把心思都放在学生身上了,可以说是操碎了心。他就一天推一天,这一推就到了退休。他想,这下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了。刚摊开纸写了几行字,越写越烦躁,写一张撕一张,纸篓都喂饱了。是的,他已经拿不出当年的激情和才华了。于是,他放下笔,到公园和俱乐部找伙伴下棋、遛鸟去了。我到他身边时,他一个劲地叫我别打扰他,影响他思考。  我无奈地走在大街上,来来往往疾驰的车无情地碾压我,我的身体被压扁,被熏黑。我被尾气呛了一下,想哭但是哭不出来,想仰天哈哈大笑,却也笑不出来。我的喉咙像被人用手卡住了,周围的路人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关心我的。我不想面对这些飞速的汽车、发着光亮的霓虹灯、冰冷的金属大厦。我不喜欢流浪的感觉,我想我还是得回家。  到家了,我没有马上进去,我觉得自己就像一盏每天都亮着的灯,白天没人会看我,如果在这个晚上不熄灭一下,可能永远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。所以,我站在窗口,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  今天是星期六,小时一回来就躲进房间玩电脑,芬芳在厨房做菜,阿秒回来就坐在沙发上抽烟,慢慢地打起瞌睡。老钟回来就没完没了地研究象棋,研究不下去了又在纸上写写画画,写字时又想起一样东西。他打开一个盒子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然后,他跑到客厅大叫着,把家里人都叫了出来。他说:“你们注意到没有,家里进小偷了。”几个人登时清醒了,惊惊慌慌地就想去检查少了什么。老钟说:“不要急,我们没丢什么。原来我们不是把愿望和理想写出来放在一个盒子里吗,现在盒子里什么都没了。”几个人又面面相觑,阿秒说:“爸,你没事吧?”老钟说:“你们记得你写的是什么吗?”  听到老钟的话,我想起那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小时写的是考上心中的那所名校,芬芳写的是环游世界,阿秒写的是转行去商界中搏击风浪,老钟写的是写出一部满意的作品。其实,有这么一件事我瞒了他们好久,我也不忍心告诉他们:有一天,他们都不在家,我看到一个人进了家,拿了盒子里的纸条就溜之大吉了。那张脸我认识,他叫做现实。  正当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的时候,小时忽地抬起头东张西望,嘴里冒出一句:“时间呢?时间去哪儿了?”   共 205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6保养法护驾前列腺健康
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
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疾病好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影视 手机微信上怎么开店 行业资讯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