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娱乐

峥嵘宋干节小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2 23:35:29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中国的传统节日——春节快要来临了,还在上班不回家过年的我,等待着泰国的传统节日——宋干节放假的时候再回家。于是,我想起了那一年,在泰国过的他们的民间传统节日,也就是泼水节。时至今日,还记忆犹新。     一   那是2011年的四月份,在宋干节的前两天,也就是四月十一日。由于在同年的春节期间,我也没有回家过年,所以把假期都补在了宋干节一起休息。像往常周末一样,下午上班时,我把提前装在背包里的衣物从宿舍里拿到了办公室,便于一下班,抓紧时间赶往车站,乘坐一趟从北标府的抱木镇开往呵叻府的末班车。  四月的阳光,差不多是泰国一年当中强烈的时候。傍晚五点半,当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准时到达时,我立刻关闭电脑,背起背包就急忙朝楼下门外走去。忐忑的心,不知是否能赶上一趟开往泰东北KONG的家乡的车。因为那里的家人也在等着我回去,和他们一起泼水过节。当我匆匆忙忙地走到工厂门口的时候,早已叫好的摩托车已在工厂门外等候了。看见我走出来,摩的司机手中的头盔已按耐不住地想往我头上戴。匆忙的脚步,急切的心情,在横穿马路之时,向左看一眼,向右看一眼,左右看了看,两边都没有车辆来往,赶紧小跑过马路,接过摩的司机早已伸出的手里的黄色头盔,急忙往脑袋上一扣,同时迈开腿坐上了车。那司机立刻启动摩托车,“嘟,嘟 ”的几声,车屁股里排出的青烟,在浮躁的空气中徘徊着,我们离它远去了。  摩的司机知道我每个周末要来这车站,也知道我是要去往何方。 他也再争分夺秒地往前赶着时间,这个时候,提在手里的手提包传出了手机的铃声。我知道,一定是KONG 打来的,打算到了车站再接。 只是,没过几分钟,他又不停地打。十五分钟之后,我到达了小镇上的汽车站。熟悉的售票员微笑着看我走过去,还没等我开口,她却先说话了,告诉说开往呵叻府的车票早已售完了。一切都在我预料之中,按照惯例,只有买开往沙拉武里府的车票了,只能一站一站地往前挪。“草原的风,草原的雨,草原的羊群。。。。。。”我的手机又响了。  “哈喽!你在哪里?” 是KONG温文尔雅的声音 ,我很喜欢听。  “ 我刚刚到抱木的车站,没有票了。”  “到沙拉武里的呢?你把电话给她,我帮你说。”   KONG 让我把电话给售票员,几句话说完,KONG告诉我说,开往呵叻府的车票昨天都已售完了,现在售票员帮我联系一下看还有没有到其它地方的车,然后再转车前往呵叻府。  “KONG,要是没有车了怎么办?”我担心地问KONG。  “没有没关系啦,我去接你。”  “那么远,过来接我要等六个小时啊。”  “那也没关系,现在快过宋干节了,车很多,很慢。”  这时,我看见售票员向我点了点头,估计是有车票了。我把电话给了她,让她对KONG 说。KONG 说半个小时之后,有趟加班车是开往沙拉武里府的,让我坐到那里下车,然后再转车到呵叻府,他开车去那里接我。车票终于落实了,忐忑的心转成了焦急的心,等待着车子能够快点过来。    二  车子说是半个小时过来,其实是过了一个小时还要多。坐上中巴车到达沙拉武里府时,已经是晚上七点了,与正常情况相比,足足晚了一个小时。KONG电话又在问了,到了哪里?当他在呵叻府接到我时,已是晚上十点多钟,到达家里已是午夜时分。  到达家里的天,KONG很早就起床了,那时,天才蒙蒙亮。我听见摩托车的声响,估计是KONG的父亲去集市接他的母亲回来,他的母亲夜晚在集市做蔬菜批发生意,待到天亮商贩们把货够好付了钱就可以回家了。  KONG 从外面一圈回来,不知干什么去了,我懒洋洋地躲在撑在草棚木板上的旅游帐篷里。小彪在草地上跌跌撞撞地走着,他比我起来的还要早。  “来,让他进去。”KONG抱着小彪,让我把他接进来。我拉开帐篷下面的拉链,从KONG的手中把小彪抱了过来,他自己也跟着钻了进来。KONG很喜欢小孩,小彪的母亲在小的时候,也曾被KONG 带过一段时间。那时小小的她,还错认为KONG是她的父亲。因为,她的父母当时都不在身边,去了台湾。KONG躺在帐篷里,把小彪坐在了他自己的肚子上。小彪也很喜欢KONG ,只要看见KONG出门,就哭着要跟着。  “今天事情很多,吃好饭要我们要去呵叻买东西。”KONG轻轻地对我说。  “买什么东西?”   “庙里要买的东西,老大(村长)刚才把东西都写在上面了。”KONG一边说,一边把纸单从口袋里拿出,我什么也看不懂,写的都是泰文字。  我知道明天就是宋干节了,他们所在的村,有一个庙。其实,泰国几乎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庙,庙里还有一所小学和送逝者去天堂的地方。每逢重大事情或节庆,都要在庙里举行,想必宋干节的仪式也是如此。   “我已经给老大说好了,我们明天为大家做善事,所用的饮料由我们来提供,还要买冰块。”KONG双手扶着坐在他肚子上的小彪说。   “那要买多少呢?”  “要够大家喝,没有冰块我们泰国人不喜欢喝。”  “我不知道你要买多少?去哪里买?”  “等我们把庙里的东西买好了,就去BC超市买。冰块今天先不能买,先去说好,等明天早上了再去拿。”  “好的!你安排就可以了,我又不懂要怎么做。”  “我们买水给大家喝,还有其他人做东西给大家吃,会有很多的吃的都不要钱的。”  “都是在庙里吗?”   “是的,明天会有很多的人,都要来庙里。大家做好事,这样很好。”   “那不买东西可以吗?”   “当然可以,是你自己高兴买可以,不买也没关系,是要看你自己啊。”  我故意开玩笑地说KONG,那你为什么要买?他说,这样我们以后死掉了会好,他们会把我们的名字记住的。还说,每一次行善的人,庙里的僧人都把名字有记载的,等到归天的时候,可以超度。 我懂得KONG的意思,也知道他曾经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。长期积善行德,也是一种高尚的品德。佛文化的力量,似乎根深蒂固般地就在他的骨髓里,KONG也影响着我,    三  吃好早饭,我和KONG先去了庙里。此时的庙里,已有人开始布置现场了。除了早早搭建好的中心主台之外,旁边绿色的棚子也搭建好了,里面还整齐地摆着着粉红色的塑料椅。之前和KONG一起出家修行的朋友,也在那里帮忙准备着,他看见我们来了,便也走了过来。小伙子长的也很帅,没有KONG黑。这时的村长也从那边的树林里走了过来,村长看见我,高兴地连连说,好!好!我也赶忙向村长双手合十行礼。他们一边说着,一边向前面的一条小路上走着,走着走着,走过了这片树林,就来到一间房子附近。我后面跟着,跟着跟着,就看到了像宫殿一样的建筑,红红的房子,黄黄的屋顶。尖尖的房顶,层层相叠。这时,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年轻的僧人,KONG走上前去向僧人行礼,我停住了脚步,不敢乱行动了。村长转过身来,向回走了。我向他微笑了一下,村长走过了。再看KONH,他们也向这边走来了,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打招呼,于是,我也赶紧转过身向我们的车子那边奔去。  我站在车子边东张西望地等了会,KONG 过来了。他说,我们去那边看看。会场中心的正对面,有一排绿色的棚子;棚子下有一排桌子;桌子的上方、棚子的下方挂着一张张红色的牌子,牌子上面写着一个个黑色的名字(泰国忌红色写名字),KONG在找他的名字,他说,地点都是指定好的。找到了给我们划分的地点,便于明天一大早可以好好“发挥工作”。刚刚找了一下,他就看见我们的位置是在中间,也正好对着会场的中心。   “我们现在就去呵叻,刚才他给我说还要买一些其它的东西。”KONG找到了分配的位置,就对我说。   “那我们是要他们的钱还是不要他们的钱?”我有点现实主义。  “等买回来,老大会给我们。”   “那我们是自己挣钱还是帮他们买呢?”因为我们也在做蔬菜和水果批发生意,商人总是把利益放在前面。我的观点是这样。   “帮他们买也没关系,是帮庙里买。”KONG的思想毕竟不一样,他是在寺院里经过三个月修行过的人,看样子还是要向他学习的地方很多。  从KONG家到呵叻府,他开车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。去的时候交通还算顺利,等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买齐全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  “KONG ,我们买的那些饮料够吗?”我坐在车上,担心明天供大家喝的饮料不够。  “够了,明天不是我们一家,还有其他的人家也有。”   车子慢慢地向城外驶去,此刻路上的车辆,一辆接一辆。皮卡车后箱里坐的人,亦一辆比一辆多。走在前面的车,坐在后面的人,很友好地向我们挥着手。圆圆的脸蛋,燃着红头发;还有穿着花衣衫,蒙面漏出眼,伸出一只手做着“V"字型的手势;哎哟妈呀!后面还有一个大水缸,有人在泼水。这节日的气氛,已经提前来到了。   “KONG ,你看!”我惊讶地看见前面超过来的这辆车,后箱的挡板放平也坐满了人。后来我看拍的照片仔细一数,竟然严重超载——坐着站着一共十七人。年轻的姑娘与小伙子们戴着墨镜,开心地笑着,交通却渺视了。  “到家要天黑了。”KONG笑着说。  “怎么现在车子这么多?早上还没多少。”   “宋干放假全都回家了,弟弟他们今晚也要从春武里开车回来,到家可能要半夜了。”   泰国的宋干节,是一家人团聚的节日,亦是人们尽情狂欢的节日。节期为期三天,人们要进行各种宗教庆典和积善行德仪式。仪式之后,人们相聚在一起,相互问候,谈天说地,享受着节日带来的温馨,然后泼水祝愿。    四  等我们从呵叻府回来的时候,真的天黑了,路上交通严重堵塞。KONG这时有点焦急了,他开车到处去找卖冰块的地方。,终于找到了一家,我们放了定金,说好了第二天一大早再去拿。   “时间来不及了,本来要去看妈妈的姐姐她们。”KONG对我说。  “那明天去看不可以吗?”   我不懂他们的风俗,只是KONH也没有说下去。   第二天早上,一家人什么时候起床的我也不知道。只是,我起床的时候,家中只有我自己。我很不习惯地从卫生间里的大水缸里,一瓢一瓢舀着冷冷的水,打着哆嗦洗着澡,心想着KONG 也不回来帮我烧点热水。洗好澡,披着黄色的浴巾,上呀打着下牙,我咝咝地走了出来。  “你有冷吗?”KONG在我身后出现了。   “冷的很!很不习惯用冷水洗澡。”   “你呀,小彪都不怕冷。”   “我不是泰国人,我是需要用热水洗澡。”   KONG看着我笑,我也笑了。   等我收拾完毕,还没吃早饭,KONG的姐姐她们也都来了。大家把饮料都装上了车,便去拉冰柜,昨晚说好的今早要去拿冰块。冰块一装好,我们一起前往庙里,小彪抱着奶瓶自己躺在驾驶室里的后坐上,这是KONG的主意。   KONG所在村里的庙,早修建的时候,是在一片树林里。他告诉我说,那时他在这个庙里修行的时候,晚上都是睡在外面的。当时他也很害怕,他说,那个时候的小鬼到处乱跑。后来,他跟着他的师傅修行,慢慢地就不怕了。现在的庙周围依然还保存着一大片的树木。穿过一片树林,看见庙的附近已停了一些车辆,走到门口发现,路边停满了车,还有欢快震耳的音乐声,亦从里面传出。此刻的心情,已开始激动,不知里面是什么样的情景。KONG把车子开到了给我们规划的区域,卸下饮料便开走停放到角落里去了。  我和姐姐她们 把饮料都拿出摆在了桌子上,一次性的塑料杯里放入冰块倒入不同的饮料:可口可乐、雪碧、橘子水。其他的人家,有的早已准备好了:凉拌菜、米饭、叫不上名的泰国熟菜、冰激凌、刨冰、雪糕等等,大家都是自愿申请统一安排的,免费为大家服务。凉棚下面做满了人,红的、绿的、黄的,都是穿的花衣服,不分老女和老少。KONG说,他们宋干节是要穿花衣服的,原来,那些人们穿的都是节日的盛装。KONG的父亲也穿了件橘黄色的花衣服,腰间还系着一根宽宽的小方格布。我看见他刚刚来到,坐在了右边的凉棚下。  “你去把这些水端给他们喝。”KONG过来了,拿了两杯水,让我送给坐在凉棚下的长辈们。   “我不敢,不好意思。”我笑着不去。   “拿给他们喝,好!”KONG的意思我明白,但是我真的不好意思去。   这个时候,有人向我们送吃的来了,KONG双手合十向他们问好!随后,也把饮料递给了他们。姐姐在招呼着前来的人们,姐姐的女儿把饮料开始一杯一杯地送给长辈们,我少说话,多干活,手不停地往杯子里放冰块、倒饮料。其实我是不会说泰国话,只有多干活了。 共 1036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引发前列腺异位的原因都有那些
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
云南治癫痫的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时尚 代理微店 产品介绍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